分类目录归档:观点

StoneHuang在世界盲人联会亚太区中期会议上的发言

Stone在世界盲人联会亚太区中期会议上的发言 准备这个演讲的时候,想起了许许多多曾经全情参与在我们的无障碍项目中,最后却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了公司、离开了原来的项目的同事: 朱梦娴(腾讯无障碍同盟第一任秘书,离职),朱元云(腾讯无障碍同盟第二任秘书,离职),温和(腾讯网无障碍化的主要推动者,调离了网站部),文举(朋友网无障碍的主要推动者,项目调整不再负责朋友网),胡莹(QQ无障碍的主要推动者,转岗到成都),万军(手Q的无障碍主要推动者,离职,现在盲人用户还在责怪我们为何不让他继续和盲人联系,唉),王艳茹(手Q接入无障碍测试的主要推动者,调离了即时通讯部),郭润增(QQ空间无障碍负责人,调离了社交平台部),吕旭辉(腾讯微博无障碍负责人,离职),庞龙(通用信息无障碍脚本负责人,离职)……  在无障碍问题上,给互联网公司施加压力真的很容易,以前也有过到互联网公司门口游行的。但是这是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式,被游行过的公司是否就此摇身一变成了无障碍化的标杆公司了呢? 那这些互联网公司真的是和残障人士有仇吗?真的是故意不把软件做好吗?真的是原来做得好好的产品非要故意改坏掉吗?在无障碍化的进程中我们中国的开发者实际遇到了什么问题,我们现在为什么不得不改变以前的收到一个问题动手就改的做法,不惜放慢无障碍化的脚步来进行艰难的而在外界看起来几乎没有什么具体进展的流程改造?这是我们第一次向大家讲述无障碍化背后真正困难的流程障碍,和我们的一些新尝试。 光明正大 大家好,我叫黄希彤,来自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腾讯公司。按照我们公司创始人的说法,我们是一家做连接的公司,我们通过互联网把人和人,人和商品,人和信息,人和生活服务连接中一起。我们说到人的时候,指的是每一个人,我们在理念上不排斥任何一个用户,即使他的身体有一些不方便。早上judy也提到了我的偶像Tim Berners-Lee 并引用了我最喜欢引用的伦敦奥运开幕式上的This is for everyone的照片。 但是我们在实践上,受到了中国整体技术水平和无障碍环境的限制,我们也制造出过大量的不符合信息无障碍要求的,不方便特殊人群使用的产品。我和我的团队在几年前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从那时候起我们开始“偷偷摸摸”的进行产品的信息无障碍改造。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做,不能光明正大的做?我要从我们软件工程学的角度来解释一下。 这里我贴出了几个软件开发的生命周期模型,具体这些模型的细节我们不需要关心了,不管我们的一个产品采用的是什么模型,通常我们都要经过:计划、分析、设计、开发、测试、维护这样一系列软件开发阶段,才能最终把一个产品推出市场。我们的团队,还有现在中国大多数正在尝试进行信息无障碍化改造的软件,我们一开始试图进行无障碍改造的时候,是怎么进行的呢? 目前在中国,通常一个关注信息无障碍的软件开发工程师,发现了有一个无障碍的产品问题,他希望解决这个问题,他是这样做的,先左看看,再右瞧瞧,别人好像没有在盯着他是不是在做需求,就悄悄的把产品改吧改吧,解决掉一两个无障碍问题,然后悄悄的让这个无障碍特性跟着其他产品特性一起发布。 然后如果修改得还不错,那就皆大欢喜,用户很开心,而项目经理、产品经理、测试人员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这个工作也不计入你的工作绩效里面。 要是改错了,影响了产品的其他功能,那就麻烦大了,大家都要问:谁给你提的需求?谁批准你做的修改?你的领导知道你没做正经需求跑去做这个吗?改成这个样子产品经理知不知道?测试团队有没有验收过你做的修改?这个修改带来的问题是不是你负责? 为什么会这样呢,问题就在于,从软件工程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无障碍改造只是在开发环节进行,其他环节都没有参与进来。这种非流程化的做法,会把无障碍改造置于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地步,这样做一段时间以后,往往由于个别人轮岗调动、热情消退,或者项目本身发展变化,在无障碍上的投入减少,产品的无障碍程度就会出现倒退,原来好用的功能在新版本里面变得不好用了。 那么要解决这个问题,很明显我们需要吧无障碍工作规范化,在产品的规划阶段就规划好按版本逐步无障碍化的计划,在每个版本的需求分析阶段就要搜集包括视力障碍用户在内的各种用户的使用需求,在设计阶段就要做好无障碍化的设计。更重要的是,在测试验收阶段,就要引入视力障碍测试专家对软件进行测试验收,就算我们无法在短期一两个版本内解决无障碍问题,也要把问题暴露出来在下一轮的版本规划、需求分析、交互设计的时候把它们考虑进去。 因此,经过对软件开发流程的全面审视以后,我们认为测试阶段是我们进行无障碍规范化的一个最佳的切入点。我们可以在常规的软件功能性能测试流程之外,并行的放置一个独立的信息无障碍测试流程,对于正在测试的版本起到验收的作用,对于下一个迭代版本,起到需求分析的作用。因此,今年初,我们公司和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的其他会员单位一起,通过技术和资金帮扶的方式,协助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招聘建设了中国第一个全职的信息无障碍测试专业团队。这个团队的测试人员全部都由视力障碍工程师组成。 今年以来,我们已经有4个产品接入了信息无障碍测试流程,14个版本在无障碍测试团队中进行了全面测试,测试过程中测试工程师发现的无障碍缺陷全部直接提交到我们的软件缺陷管理系统中,和其他软件缺陷共同排期解决,设计和开发人员可以直接从缺陷管理系统中接受缺陷单子,评估工作量,修复解决,就不用再打黑工干私活了。并且修改的结果会重新进入开发流程进行回归测试,确保结果正确和没有带来其他的问题。 当然进行测试只是我们的第一步,距离产品的全面信息无障碍化还有很远,但是我们开始看到产品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我讲一个小故事。 两周前,我们有一个产品团队的技术人员找我求救,说无障碍测试团队测试出的一个高级别的无障碍缺陷(重复焦点),目前的技术架构下暂时找不到解决方案,问我有没有办法解决,否则会造成我们的一个版本不能发布。 这是一件坏事,这同时也是一件好事。仅仅在一年前,我们还难以想象一个无障碍的缺陷能够影响到产品发布,而随着无障碍逐步向软件研发流程渗透,今天中国最大的社交产品已经会由于无障碍问题而影响了发布了。 也许再过几年,大家终有一天会都认识到,一个软件带着会影响上千万人使用的缺陷发布出去,才是更难以想象的。 再加一点点题外话。我们都知道,无障碍不能只局限在一个专业的小圈子里面做,需要唤起整个社会的关注,最好是让全社会都参与进来。今年,除了无障碍的软件开发流程之外,我们在唤起全社会对视障群体的关注上面,也做了一些有趣的探索。 我们在中国最流行的网络社交平台,微信上发起了一个Voice Donor活动,创造了一个机会让所有视力正常用户都可以贡献出自己的眼睛和声音,替盲人同胞读一段文字。 借助于微信庞大影响力和领读的名人多魅力,现在每天,全国各地的网友都在为我们项目贡献上万条声音,每天都有上千人通过这样的形式第一次亲身参与到我们无障碍事业中来。 我认为这个项目产出的最主要成果是一大批开始关心盲人的网友,但是这个成果我没办法带来,不过今天我带来了一些Voice Donor产出的CD,欢迎大家会后向我索取。 谢谢大家! 这个演讲的幻灯片和更多世界盲人联合会亚太区中期会议2014的资料可以点击这里下载

发表在 观点, 活动 | 留下评论

提高足球比赛视频可访问性

我正在看亚洲杯G组第三轮广州恒大与全北现代的比赛。 其实最开始截图的时候,仅仅是想单纯的说说电视上的问题,但是我发现cntv的直播视频又多了一个可访问性问题。 请看右上角的“CNTV”的LOGO,除了右上角的位置,其他三个角,真的,你都可以去放你的LOGO。这个LOGO,既让我看不清楚LOGO,也让我看不清楚比赛的信息(虽然比赛信息很少) 另外,单单看这个截图,或者这段时间解说员没有明确的指向,或者你看的仅仅是一个集锦,那么你知道谁是恒大?谁是全北么?(红色上衣,白色短裤的是恒大;绿色上衣,黑色短裤的是全北)那么这个信息是否应该在屏幕上进行一个显示呢? 我们经常说,用文本替代访问做图片的backup,但是对于足球比赛(或者其他比赛),把这个队伍的队徽(队标)显示在屏幕上的时候,大多数的观众也会根据球衣的特写(特别是国外球队),通过队标和球衣分辨出队伍。 在进球的时候,字幕最起码的要给到进球队员的名称以及他所属的队伍(一般重要赛事的实时字幕是比较到位的)。 还有,其实每一次我都比较纠结,每次开场说首发的阵容的时候都特别的快,眼睛根本看不完,大多数情况下,其实解说员也是在首发名单消失之后再继续说一阵才能说完。 关于体育赛事的实况,NBA做的比其他运动要到位的多。  

发表在 观点 | 留下评论

无障碍不是残奥会

今天在聊天的时候,接收到了这样一个对信息无障碍的看法:无障碍就跟残奥会一样,小众,没观众,你可以上升到很高的层次,但是基本就是雷声大、雨点小。 不可否认,很多人都是这一想法,这源于他们对一件事物的认知程度,无所谓对错。就像我总举的一个例子:北京地铁以前不允许导盲犬进入,全国各地绝大多数室内公共场所,交通工具都不允许。 在这,我大胆的预测,再过10年,信息无障碍一定是每一个web产品的必备特性。大家拭目以待吧。

发表在 观点 | 留下评论

如果没有水平滚动条

很多页面,甚至我所在的团队的最重要的门面也曾经有这样一个状况,无论怎样都不会显示水平的滚动条。在windows7系统中,如果你按“微软键”+“左”或者“右”。又或者用鼠标点住一个窗口的标题栏,然后把鼠标移动到桌面的左侧和右侧,出现一个扩散的效果后松开鼠标。这两种操作都会使窗口自动占据屏幕的左侧或者右侧,宽度是二分之一。这个体验很好,在屏幕分辨率还不大的时候,我们同时开几个窗口的时候,可能会人为的调整窗口大小以更好的利用桌面的空间。 而且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全屏看网页的。当网页的宽度比较窄的时候,没有水平滚动条的话,右侧的内容很难访问,除非使用鼠标选中文字后拖拽。所以没有水平滚动条一定是一个很糟糕的体验,当然有一个例外——即使没有水平滚动条,水平的内容也可以很好的展示出来。这有两种状况,一种是利用js来模拟,另外一种是我们经常说的响应式布局(Responsive web design)。 在很多文章中介绍说,水平滚动条对于认知感和视觉差的用户是很难比感知的,但是如果你如果你因为这一点而使更多的用户无法查看右侧的内容,就更加的让你的产品更加有障碍了。 比较恰当的解决方式是响应式布局Responsive web design,无论窗口是什么宽度,都可以完整的显示水平方向的内容。这样你就可以舍弃你的水平滚动条了。并且可以给用户一个比较好的体验。而且你还多了一个噱头~好吧,其实很多团队都是为了响应式而响应式。都说到这了,我就再说几句吧。 算了,还是别说了。  

发表在 观点 | 留下评论

像盲人一样使用一周互联网后,我学到了什么

原文:Things I learned by pretending to be blind for a week By David Ball on silktide blog 由http://tomy.im/原创翻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tomy.im/2013/07/things-learned-pretending-to-be-blind-for-a-week/ 虽然我是一个视力健全的普通人,但是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在用不一样的方式和我们一起感受互联网所带来的变革。最近一段日子,“多屏互动浏览”成为了互联网上最热门的Geek话题,许多前端工程师都在关注如何在让使用移动设备的用户流畅地使用互联网。但是我们不应该忘记还有一些互联网用户也有着与常人不一样的上网体验,可能你从未意识到,盲人用户是在以我们无法想象的方式使用互联网。 因此,我决定试着使用读屏软件来操控电脑,来看(或者我应该说“感受一下”)一个盲人用户是如何浏览一个网站的。在文章开始之前我希望先说明我并不是一个对“无障碍访问”领域一窍不通的菜鸟。我在过去的几年中建立了许多符合W3C标准的网站,参与建立相关的Web标准,并且给我的每一个图片都附上alt标签,还给每一个Flash动画都加上了正确的文字说明。 即便如此,当我真正开始使用读屏软件之后,下面这些发现还是让我大吃一惊。 一、读屏软件可以操控整个操作系统,而不仅仅是读出浏览器里的内容。 我总是下意识地以为读屏软件只识别出浏览器内的内容,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读屏软件是为辅助使用整个操作系统设计的软件,从你打开电脑电源之后,你就要在它的帮助下使用键盘命令来启动你的浏览器。 有用户在我们的Facebook上留言说,使用像lynx或者w3m这样的纯文本浏览器就可以轻松体验盲人用户的上网感受了。但是我想告诉你,这样的文本浏览器的内容,跟绝大多数盲人用户的日常感受并没有什么相像之处。 二、使用读屏软件真的很难。 使用读屏软件的学习曲线非常地陡峭! 那些用来屏幕上自由移动光标的快捷键实在是太难记住了,更别说在蒙住你的眼睛后在键盘上找到这些按键。嗯是的,获得百分百真实的感受,我用黑布蒙住了我的眼睛。其实一开始并没有胆量这么干,当我慢慢熟悉了读屏软件的操作之后我才逐渐有了自信。即使这样,在把自己的光标困在了一个角落,或者遇到了一个我不熟悉的选项之后,我还是会偷偷地掀开眼罩瞟一眼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举个例子来说明究竟发生了什么。当你使用读屏软件浏览一个网页时,它会读出这个网页上的每一条内容,是的每一条,直到通过机械化的声音,用每一个单词把你的大脑塞满,搅得你头晕脑胀为止。但是后来我在这个Youtube视频里了解到了,其实是可以自己来尝试控制读屏软件来浏览我想要的内容的。这样做之后感觉好多了,但是其实你仍然要准备好,在你找到你想浏览的内容或者你想要跳转的链接之前,先听上几百个几千个标题和链接。   三、浏览器的兼容性还是有问题的。 根据WebAIM在2012年五月的这个统计,在盲人用户中最为流行的浏览器是IE8(30.4%),IE9(28.5%)和Firefox(20%)。在蒙上眼睛之前我最喜欢的浏览器一直是Chrome,所以我最开始也选择了它作为主力浏览器。但是很快我便意识到不同浏览器对于读屏软件的兼容是有差距的,所以在我换到了在无障碍访问浏览中做的最棒的Firefox浏览器之后,它终于很好地担起了这个重任。 当我阅读无障碍访问研究者Sina Bahram的一个示范网页的时候,我发现Firefox在没有指定ARIA角色的情况下,自动在网页中添加了一个HTML5的<nav>landmark元素。我问Sina为什么他不按照我理解的标准做法,在元素中添加一句a role =”navigation”时,他回复: 当有一个HTML5元素可以起到同样的作用的时候,我倾向于使用更语义化的元素。 他说的很对,但是我测试的所有浏览器中,只有firefox建立了这个landmark元素。 这个Youtube视频中是Sina如何使用读屏软件浏览网络的一个演示。 四、你首先需要的是拥有一个足够敏捷的听力。 当我第一次意识到我可以在我的PlayStation3上用1.5倍速看DVD,也就是说我可以在一个半小时内看完一部120分钟的电影并且了解剧情的时候,我惊讶地想:“这样我就成功延长了半个小时寿命!”,接下来我就听到了快放后那被门挤过一样的声音。当然,没过多久我就受不了了,调回了正常的速度。但是这跟Sina Bahram听他的读屏软件的速度(看上面那个视频链接中的前四十秒)根本算不了什么。 就算是使用一个相对轻松的速度,这么大量的信息一下子涌过来,常常让我一再的倒车重来,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地听网页上的种种选项。 五、一些著名网站依然很难用。 我一直尝试着能够用读屏软件去浏览我日常生活中最喜欢的那些网站。 Facebook……算了别提了。不管这篇文章说Facebook理论上是多么地无障碍化,Facebook上的JavaScript和瀑布流页面还是导致读屏软件把我的电脑卡成了渣。在这个视障用户Robert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观点 | 留下评论

WebP的可访问性

有些文件在有些时期,“天生”没有高可访问性。 今天下午一直在聊WebP,现在从网站无障碍的角度阐述一下这个文件的可访问性。WebP现阶段只支持webkit内核的浏览器,具体情况见下图。 从浏览器的角度来讲,WebP的可访问性很差。不过,就像facebook一样,我们可以分级支持,比如在chrome浏览器下使用WebP格式,但是这样就真的对使用chrome的用户有很高的可访问性么?不尽然。 考虑这样一个场景,用户使用chrome在你的web上下载了WebP,然后他希望在自己的PC上进行浏览或者二次编辑,结果无功而返。比如Windows。当然这个图片一定可以打开,不过是利用chrome打开而已。另外介于apple与google的专利的关系,像WebP ,WebM这种格式,在MAC的OS,IOS中你不要抱有太大希望,比如safari就不支持。另外如果你想在本地转换图片格式的话,还需要去google的网站下载相关的文件。https://developers.google.com/speed/webp/download?hl=zh-CN 所以,如果你希望在你的产品中使用WebP,需要满足一下几点:1.分级支持;2.不存在保存到本地的场景。否则使用WebP必然会带来巨大的可访问性问题。 下面是WebP的介绍: WebP is a new image format that provides lossless and lossy compression for images on the web. WebP lossless images are 26% smaller in size compared to PNGs. WebP lossy images are 25-34% smaller in size compared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观点 | 留下评论

如何提高代码的价值

本文意在从价值的角度让开发者重视自身代码的质量从而推动网站的可访问性,当然不单单是可访问性。以下都是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的公司和组织。 我们的价值是什么?写代码是我们在职业生涯中的一个最重要的价值体现。那什么是好的代码?凭什么说他的代码就比我的代码好呢? 比较两个事物同样看他的价值。 效率是一个纬度,蒸汽机的出现之后大大的提高了世界进步的脚步,互联网的出现也大大的提高了沟通的效率。那么如果以一个功能为目标,代码产出效率和执行效率可以作为衡量的标准。所以在web前端领域,无论技术怎么更替,在工具化(框架、库)和算法(性能、工作流程)上一直保持着高度的关注。 本身的质量也是一个纬度,质量如何衡量?你的书写赋予了代码多少功能。就像筷子,一次性的筷子也就只能满足一顿饭或者刚刚掰开就坏了;竹筷子可能一年换一次;钢筷子可能是一个更坚固的开瓶工具;银筷子可能用上一生并且可以检验是否有毒(小说桥段,理解意思即可)、可以作为礼品送人;金筷子可以行贿、保值、传代。这些筷子除了拥有他本身的吃饭的功能,还拥有其他的功能。这就是价值。 鉴于专业受限,我就说说html和css。很多人觉得很简单的 东西。很多人把这两样作为还原设计图的东西,如果你这样想那你的代码也仅仅局限于还原的设计图。换句话说,你没有理解html和css的本质,html用来组织网页内容,他是标记化语言,用来标记内容的,这是根本,css是用来装饰html的,本身无语义,说道底这些人只理解了css并没有理解html。所以你的代码没有语义,这时有些人会说,老大看语义么?用户看语义么?浏览器正常显示不就完了么?差别就在这里了,这就是对代码价值的认识问题,不了解代码面向的对象都有哪些,认为代码只是面向浏览器和老大还有用户。说白了就是给自己代码价值的定位太低,跟就想做一个一次性的筷子是一样的。下面说说可以面向的对象有哪几个。 面向浏览器:这个是最多人了解的了,兼容各种浏览器,包括不限于PC、mobile、TV。 面向搜索引擎:包括不限于百度、谷歌。 面向辅助技术:包括不限于屏幕阅读器、屏幕放大器、盲文显示器。 面向团队:包括不限于易读、易维护、易移植、易使用。 面向用户:包括不限于快速、节省代码。 面向业界:包括不限于优雅的代码、无错的使用、取巧的使用。 面向教学:包括不限于标准以及规范。 面向人群:包括不限于小孩、老人、男人、女人、残障人士、本国人、外国人、文盲、高学历、2G用户、4G用户。 由于自身认识有限,定有未列举之价值,如有不对之处,万望指出。代码所面向的任何一个对象都是一门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较为精通的学问,需要不断的学习才能产出高质量的代码。如果你希望对辅助技术方面进行突破的话,请关注本网站。欢迎加入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 希望可以帮助你通过信息无障碍的研究在辅助技术的角度提代码的价值。

发表在 观点 | 留下评论

政府网站无障碍评估很可能好心办坏事

以下为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公司以及组织的观点。 政府网站无障碍评估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是从目前我国信息无障碍的普及程度上看,很有可能导致坏的结果——相互效仿获奖网站的代码与无障碍模式。 2013年11月28日 中国政府网站绩效评估结果发布,其中部委网站无障碍评估前五名是: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教育部、质检总局、外汇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具体信息见人民网相关页面,地址: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3/1128/c1001-23683060.html 作为学生,对教育部网站http://www.moe.gov.cn/有着深厚的感情,本想去学习一下先进经验,结果要我很担心。对于那些刚刚或者没有接触无障碍相关知识的同学,请不要以教育部网站为学习案例,如果非得使用的话,请将他作为反面教材。 首先问几个问题:谁测试?使用什么硬件和软件测试?测试哪些功能?测试哪些页面?测试有哪些校验点?以何作为评分标准?每项测试点占具体分值多少? 打开教育部网站的首页,在这里我只说最基础的硬伤,不吹毛求疵,就说硬伤,至于原理和怎么去做,不细讲。有兴趣欢迎留言讨论。 1.强制声明ie7的Quirks模式 2.在ie9, ie10, ie11在调试工具中设置ie9(包括ie10,ie11)的话,强制声明就失效了,导致若干区域空白 3.页面载入之后就强制将焦点移动到搜索条上,导致无法听到或听完整title 4.导航采用iframe,iframe对SEO和辅助技术几乎无友好型可言 5.典型的表格布局 6.页面上所有标红的重点的信息,如:要闻,教育部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工作活动,新闻发布,媒体聚焦,文献参考,查询向导等等等等,全是图片,且在代码层面无内容文本,无替代文本。一句话概括就是,所有非12号和14号宋体的文字,几乎都有上述问题。 7.关键字输入文本框无任何功能描述,不知其作用 8.搜索按钮无任何功能描述,不止其作用 总结:如果你要说这个网站是无障碍的,其实也不过分,毕竟可以顺利听到所有的新闻链接。但是,它绝对不能作为学习的案例!看到政府把无障碍作为一个绩效来评估,作为一个信息无障碍工作者和用户,我很欣慰。 在信息无障碍方面,希望政府多跟民间组织沟通,共同推进,营造一个完美的信息无障碍环境。  

发表在 观点 | 留下评论

信息无障碍的意义

有人问我:“信息无障碍有什么意义?” 更广泛的受众 在没有接触信息无障碍之前,我没有想到我制作的网页或者我所在公司的web产品会给相当一部分用户带来障碍,使他们无法顺利的获取信息和操作。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关注ie6下是否功能完善,是否和其他标准浏览器显示一致,着重于他们用的舒适与否,交互是否绚烂多彩,而忽视了一些用户到底是否可以访问我们的页面。事实是我们人为的阻止了一部分用户来使用我们的产品。对于在硬件、软件、语言、文化、地理位置、身体和精神能力方面有障碍的人士我们很少考虑。比如用户老龄化以及盲人群体。 人口老龄化是指总人口中因年轻人口数量减少、年长人口数量增加而导致的老年人口比例相应增长的动态。国际上通常把60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达到10%,或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达到7%作为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准。这一部分用户对界面的认知和操作的复杂度以及专业术语上存在一定的学习障碍,同时老龄化用户的视力也慢慢衰弱。回想我们教年长用户使用电脑、智能手机、浏览或者操作某些产品时候遇到的问题。你就会发现很多你认为理所应当的东西对于一个上年纪的用户多么难以学习。很多产品的字体大小不适合老年人阅读,很多操作交互也是这一部分用户从来没有接触过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201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http://www.stats.gov.cn/tjgb/ndtjgb/qgndtjgb/t20130221_402874525.htm),2012年末大陆总人口为13亿5404万人,60周岁以及以上人口为1亿9390万人,占总人口数的14.3%,比上年末提高0.59%(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为1亿2714万,占总人口的9.4%)。随着社会的进步,无论是医疗还是人们生活质量都会随之进步,老龄化现象也会越来越突出。 对于这一部分越来越大群体,无论是专业网站的创作团队还是敏锐的互联网创业者都应该在现在重视这一点。 特别是90年代的互联网从业人员也慢慢的跨入这个行列,这一时期的人员很多恰恰是各个互联网公司的高层,他们也会慢慢因为自己的产品存在的可访问性问题而导致上年纪的自己无法使用。所以老龄化的问题会很快引起网站作者的注意。当你阅读本书的时候你就应该马上加入到信息无障碍的改造和推广中,从而占领先机。 无论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网络上,很多人都认为盲人不需要上网。让盲人可以访问自己的网站是给自己增加成本。其实,你是否提供可以让盲人轻松访问的站点与你是否认可导盲犬可以和公众一起乘坐交通工具一样,这是你对一件事情认知程度的体现。我国的《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早在2012年6月13日国务院第208次常务会议上就已获得通过,并于2012年8月1日起施行。其中第二章第十六条规定:“视力残疾人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应当遵守国家有关规定,公共场所的工作人员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提供无障碍服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622号》)我们可看到很多商家允许导航犬进入,机场也允许导盲犬登机。但是仍然有很多机构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比如北京地铁(http://t.qq.com/p/t/351308047516581)。 从残联(2012)25号文件展示的数据来看,2010年末我国视力残疾1263万人。视力残疾是指由于各种原因使视觉器官或大脑视中枢的构造或功能发生部分或完全病变,导致双眼不同程度的视力损失或视野缩小,视功能难以像一般人一样在从事工作、学习或进行其它活动时应用自如,甚至丧失。 我国法定的视力残疾是,优眼最佳矫正视力低于0.3(不包括0.3)或视野半径小于10°。 视力残疾一般分盲和低视力两类。我国视力残疾的分类标准与世界卫生组织(WHO)制订的标准对照表如表: 最佳矫正视力a 中国标准(类别) 中国标准(级别) WHO标准(类别) WHO标准(级别) 无光感 盲 一级 盲 5 无光感<a<0.02 盲 一级 盲 4 0.02≤?a<0.05 盲 二级 盲 3 0.05≤?a<0.1 低视力 三级 低视力 2 0.1≤?a<0.3 低视力 四级 低视力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观点 | 留下评论

特殊人群的设计关怀

原文地址:http://cdc.tencent.com/?p=3674   2010年12月,Thomas应邀参加中国交互设计体验日大会,展开了一次主题为《特殊人群的设计关怀》的演讲。演讲主要介绍了在做产品设计时,公司对于特殊群体的一些考虑。以下是对这次演讲的现场记录: “盲人对QQ的依赖度非常高。” 在正式演讲之前,想请大家看一段视频。大家可以看出这是个怎样的用户吗?是的,这是一位盲人。可能很多人会吃惊,盲人怎么可以使用QQ?其实盲人不光使用QQ,他们正在利用互联网的很多服务充实自己的生活。 我们关注到这个群体的时间其实不长,只有一年多的时间。这期间,通过大量的观察和研究,我们可以说,对于这个群体的了解已经相当多了。同时,我们也在尝试各种方法,以帮助他们更好的使用我们的产品。 大家想象一个场景:一位盲人用户坐在桌子面前,他的面前是键盘,没有显示器,只有一个音箱。他们在电脑上安装的读屏软件能把鼠标移动到的位置内容朗读出来,盲人就是通过这些读出来的声音来操作电脑。他们对电脑的使用非常熟练,对于QQ的依赖度也非常高,一天有好几个小时泡在网上,每次上网总是最先打开QQ。 我曾经观察过一个盲人的QQ群。出乎我意料的是,盲人群里非常热闹,他们在群里很活跃的聊天,而且聊天时滚动的都是大段大段的文字(这在普通人的群里也很少见)。在群里他们聊得非常开心,甚至有时候打字时,打着打着会唱起来。互联网为他们提供了现实生活里难以给到的快乐。 而今天想跟大家探讨的,就是我们在目前的设计中对于特殊人群在用户体验上的一些考虑。希望能通过这些设计,给他们带来更多的温暖和帮助。 “看似有努力,实际没帮助。” 现实当中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这是盲道遇到一堵墙的照片(见左图)。这是两个无障碍坡道的照片(见右图)。我很期望做出这个坡道的人,自己坐在轮椅上尝试一下这样的坡度。可以看到,我们有时候看似在给残障人士一些便利,但实际上并没有帮助到他们。 这有一个数字:500万——这是06年中国盲人的数量。我们曾经探访过一位盲人用户,我们叫她李姐,在深圳开了一家盲人按摩店。她给我们讲的许多关于QQ的故事都让我们非常感动。她有一个视力正常的女儿,有天女儿跟她发生了点小摩擦,为了跟妈妈和好,女儿客厅的电脑里打开QQ,对妈妈说了平常没说出口的话:“我爱你。”这位盲人妈妈在卧室的电脑收到这句话,非常感动。——这种QQ给盲人带来快乐的例子举不胜举,在跟她接触过程中,我们做了很多改进自身产品的决定,好让我们的软件能够适应他们。 2898万,这是2010年中国50岁以上网民的数量,占网民总体6.9%(数据来自CNNIC)。不知在座大家的父母会不会上网,就我所知道的,老年人上网还是很多的。我的父母就活跃于QQ、MSN以及偷菜游戏。这么多的中老年人在使用互联网了,我们要为他们做什么? 另外,我们是不是还应该考虑儿童用户? 1300万20岁以下的网民,占总体网民31%(数据来自CNNIC)。在产品设计时,我们是不是也要考虑到他们的需求,以及他们的健康成长? “现状有些讽刺” 看一下我们的现状。 画面有些讽刺,这是中国残疾人就业信息网。我想中国残疾人里一定包括视障人士,但这个网站对于视障人士来说,是很难用的。网站里大量使用的图片是不能被读屏软件读取的,也就无法到达盲人。 再举我们自己产品的例子,我们的QQ邮箱在做改版时,没有把焦点考虑进去。原来用户进来后直接回车便可以打开邮件,改版后虽然读屏软件读出了第一封邮件,但是鼠标焦点并不在邮件上,回车后转到该页面的最底部。这样给盲人在使用邮件时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无序的Tab键也对盲人产生了非常大的困惑。盲人使用电脑主要依赖键盘的Tab键进行切换操作。盲人期望Tag操作是有序的,但事实上他们的焦点从空间可以先跳到主菜单,再从主菜单往回走。 还有个最要命的验证码。有些验证码,正常视力的人都未必能读出来,更别提视障人士了。验证码其实并不是很好的体验,最初是为解决互联网安全问题而出现的。公司采用验证码,是为了防止用户QQ号被盗,但这给视障人士带来了相当大的障碍。 文字的字号、字色也是问题。这是腾讯网改版前的一个页面。现在看来,字体比较小,字间距也密密麻麻,还有字体颜色比较浅。有些设计师出于美感的考虑,对于文字和背景不希望有太大的对比,但当我们追求这种和谐感的时候,文字识别度也就降低了。现在对于文字,我对设计师的要求是,尽量白底黑字。 QGame的问题主要在导航。密密麻麻的导航给用户,特别是中老年用户,在查找游戏时带来很大麻烦。 “我们做的事情” 我们在盲人入户调查方面做了相当多的工作。电脑是他们的另一双眼睛,他们渴望交流、期待关注、热衷分享、超强耐心和忍受力、记忆力好、探索欲强。他们在使用软件的过程中虽然遇到很多困难,但他们以极大的耐性在坚持使用。我们在对他们了解的基础上,改进了很多设计上的一些细节。 比如Tab,我们已经整理了各个操作按钮,并且对它们进行了分组。盲人在QQ上做Tab操作时会先选组,再选择按钮。 刚刚我们也有提到验证码的问题。对此,我们建立了白名单,视障人士申请加入了“白名单”后,在使用QQ过程中就不再有填写验证码的要求。这个白名单的用户,从2000发展到40000个,如今这个“白名单”还在持续更新中。 我们也花了很多时间来研究长者上网的情况。最后的结论包括,在针对长者的设计上,他们需要可视化的帮助功能;简单的功能设计;清爽的界面设计;大而清晰的字体、按钮;单击为主的操作;智能输入法、手写输入;语音与视觉相互补充的多通道设计。 我记得,当时教我爸爸用电脑的时候,教他使用双击左键教了很久,至今他在双击左键上都会相当紧张。每次都要问我,很是辛苦。后来我们在QQ的单双击操作上做了改进,QQ托盘区“提取消息”的图标,很久以前是双击提取,现在就改成了单击提取。 我们还做了QQ影音的老年人版皮肤,采用老年人觉得更加舒适的绿色,更大的字体和更少的操作按钮。 我们还做了QQ空间的简洁版。在用户选择简洁版的模式下,我们提供给用户最简单明了的阅读体验。 www.qq.com使用大字体。前年做的这个改版,这个改版历时一年。对于门户来讲,任何一个小改变,都会对用户的浏览产生大影响,所以我们在做改版的时候非常谨慎。在这次改版,我们把字体从12号提升到14号和13号,当我们做完这个改版,上线后用户好评一片。我们发现,改版之前用户看所有门户的时候,并不觉得字小,因为所有门户的字都很小,但一旦当他看完了qq.com,再回到其他网站,他会觉得“字怎么会这么小?”当用户有了很舒服的体验时,很难再去回到不舒服的体验。 同样的,QQ游戏也可以做大字体的选择,左侧字体大小可以调整。 腾讯网儿童频道研究。我们一直以为所有人类都是按照我们设想的方式去交互的,但我们发现儿童不是。比如,他们不看导航。当他们进入一个花花绿绿的页面,他们直奔最花哨的地方而去。所以我们会对诸如这样的现象进行研究,做适合他们的设计。 自闭症儿童关爱行动。这是我们跟央美和腾讯公益等一起做的事情。在中国的自闭症儿童总量有150多万。这部分孩子会有交流认知障碍和自我封闭倾向,之前有一部电影叫《海洋天堂》就是关注这一部分人群的。我们发现,很多事情以前不能做,但现在有个很好的设备——iPad。我的八个月的女儿拿着iPad,可以玩切蔬菜的游戏。iPad是非常好的拉近人与机器交互的设备,我们将iPad作为一种媒介,希望能开发出一款APP,引导自闭症儿童从封闭走向开放。我们和央美的合作团队走访了很多心理学专家和自闭症儿童家庭,了解他们的需求,以及儿童心理专家对自闭症儿童的观察和认知,以及他们能想到的办法。通过我们的APP,引导他们与机器交流,进而引导他们与人交流。 公平贸易设计行动。在当今贸易中,更多收益分配给了中间渠道。很多真正生产这些东西的人反而得不到收益。我们想做这件事情不不期望能改变大的环境,我们想来找一些试点,如稍微贫穷的地方,他们有一些文化传承,比如说扎染的手工艺的文化。我们会帮他们将这些手工艺提升价值,然后卖给需要的人,将中间的大部分利益还给生产者。我们希望做很多这样的设计,搭建中间的桥梁。 “无障碍设计,让我们共同努力” 1999年,WCAG(web content accessibility guidelines)1.0。 … 继续阅读

发表在 观点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