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归档:2014 年十二月

StoneHuang在世界盲人联会亚太区中期会议上的发言

Stone在世界盲人联会亚太区中期会议上的发言 准备这个演讲的时候,想起了许许多多曾经全情参与在我们的无障碍项目中,最后却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了公司、离开了原来的项目的同事: 朱梦娴(腾讯无障碍同盟第一任秘书,离职),朱元云(腾讯无障碍同盟第二任秘书,离职),温和(腾讯网无障碍化的主要推动者,调离了网站部),文举(朋友网无障碍的主要推动者,项目调整不再负责朋友网),胡莹(QQ无障碍的主要推动者,转岗到成都),万军(手Q的无障碍主要推动者,离职,现在盲人用户还在责怪我们为何不让他继续和盲人联系,唉),王艳茹(手Q接入无障碍测试的主要推动者,调离了即时通讯部),郭润增(QQ空间无障碍负责人,调离了社交平台部),吕旭辉(腾讯微博无障碍负责人,离职),庞龙(通用信息无障碍脚本负责人,离职)……  在无障碍问题上,给互联网公司施加压力真的很容易,以前也有过到互联网公司门口游行的。但是这是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式,被游行过的公司是否就此摇身一变成了无障碍化的标杆公司了呢? 那这些互联网公司真的是和残障人士有仇吗?真的是故意不把软件做好吗?真的是原来做得好好的产品非要故意改坏掉吗?在无障碍化的进程中我们中国的开发者实际遇到了什么问题,我们现在为什么不得不改变以前的收到一个问题动手就改的做法,不惜放慢无障碍化的脚步来进行艰难的而在外界看起来几乎没有什么具体进展的流程改造?这是我们第一次向大家讲述无障碍化背后真正困难的流程障碍,和我们的一些新尝试。 光明正大 大家好,我叫黄希彤,来自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腾讯公司。按照我们公司创始人的说法,我们是一家做连接的公司,我们通过互联网把人和人,人和商品,人和信息,人和生活服务连接中一起。我们说到人的时候,指的是每一个人,我们在理念上不排斥任何一个用户,即使他的身体有一些不方便。早上judy也提到了我的偶像Tim Berners-Lee 并引用了我最喜欢引用的伦敦奥运开幕式上的This is for everyone的照片。 但是我们在实践上,受到了中国整体技术水平和无障碍环境的限制,我们也制造出过大量的不符合信息无障碍要求的,不方便特殊人群使用的产品。我和我的团队在几年前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从那时候起我们开始“偷偷摸摸”的进行产品的信息无障碍改造。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做,不能光明正大的做?我要从我们软件工程学的角度来解释一下。 这里我贴出了几个软件开发的生命周期模型,具体这些模型的细节我们不需要关心了,不管我们的一个产品采用的是什么模型,通常我们都要经过:计划、分析、设计、开发、测试、维护这样一系列软件开发阶段,才能最终把一个产品推出市场。我们的团队,还有现在中国大多数正在尝试进行信息无障碍化改造的软件,我们一开始试图进行无障碍改造的时候,是怎么进行的呢? 目前在中国,通常一个关注信息无障碍的软件开发工程师,发现了有一个无障碍的产品问题,他希望解决这个问题,他是这样做的,先左看看,再右瞧瞧,别人好像没有在盯着他是不是在做需求,就悄悄的把产品改吧改吧,解决掉一两个无障碍问题,然后悄悄的让这个无障碍特性跟着其他产品特性一起发布。 然后如果修改得还不错,那就皆大欢喜,用户很开心,而项目经理、产品经理、测试人员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这个工作也不计入你的工作绩效里面。 要是改错了,影响了产品的其他功能,那就麻烦大了,大家都要问:谁给你提的需求?谁批准你做的修改?你的领导知道你没做正经需求跑去做这个吗?改成这个样子产品经理知不知道?测试团队有没有验收过你做的修改?这个修改带来的问题是不是你负责? 为什么会这样呢,问题就在于,从软件工程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无障碍改造只是在开发环节进行,其他环节都没有参与进来。这种非流程化的做法,会把无障碍改造置于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地步,这样做一段时间以后,往往由于个别人轮岗调动、热情消退,或者项目本身发展变化,在无障碍上的投入减少,产品的无障碍程度就会出现倒退,原来好用的功能在新版本里面变得不好用了。 那么要解决这个问题,很明显我们需要吧无障碍工作规范化,在产品的规划阶段就规划好按版本逐步无障碍化的计划,在每个版本的需求分析阶段就要搜集包括视力障碍用户在内的各种用户的使用需求,在设计阶段就要做好无障碍化的设计。更重要的是,在测试验收阶段,就要引入视力障碍测试专家对软件进行测试验收,就算我们无法在短期一两个版本内解决无障碍问题,也要把问题暴露出来在下一轮的版本规划、需求分析、交互设计的时候把它们考虑进去。 因此,经过对软件开发流程的全面审视以后,我们认为测试阶段是我们进行无障碍规范化的一个最佳的切入点。我们可以在常规的软件功能性能测试流程之外,并行的放置一个独立的信息无障碍测试流程,对于正在测试的版本起到验收的作用,对于下一个迭代版本,起到需求分析的作用。因此,今年初,我们公司和中国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的其他会员单位一起,通过技术和资金帮扶的方式,协助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招聘建设了中国第一个全职的信息无障碍测试专业团队。这个团队的测试人员全部都由视力障碍工程师组成。 今年以来,我们已经有4个产品接入了信息无障碍测试流程,14个版本在无障碍测试团队中进行了全面测试,测试过程中测试工程师发现的无障碍缺陷全部直接提交到我们的软件缺陷管理系统中,和其他软件缺陷共同排期解决,设计和开发人员可以直接从缺陷管理系统中接受缺陷单子,评估工作量,修复解决,就不用再打黑工干私活了。并且修改的结果会重新进入开发流程进行回归测试,确保结果正确和没有带来其他的问题。 当然进行测试只是我们的第一步,距离产品的全面信息无障碍化还有很远,但是我们开始看到产品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我讲一个小故事。 两周前,我们有一个产品团队的技术人员找我求救,说无障碍测试团队测试出的一个高级别的无障碍缺陷(重复焦点),目前的技术架构下暂时找不到解决方案,问我有没有办法解决,否则会造成我们的一个版本不能发布。 这是一件坏事,这同时也是一件好事。仅仅在一年前,我们还难以想象一个无障碍的缺陷能够影响到产品发布,而随着无障碍逐步向软件研发流程渗透,今天中国最大的社交产品已经会由于无障碍问题而影响了发布了。 也许再过几年,大家终有一天会都认识到,一个软件带着会影响上千万人使用的缺陷发布出去,才是更难以想象的。 再加一点点题外话。我们都知道,无障碍不能只局限在一个专业的小圈子里面做,需要唤起整个社会的关注,最好是让全社会都参与进来。今年,除了无障碍的软件开发流程之外,我们在唤起全社会对视障群体的关注上面,也做了一些有趣的探索。 我们在中国最流行的网络社交平台,微信上发起了一个Voice Donor活动,创造了一个机会让所有视力正常用户都可以贡献出自己的眼睛和声音,替盲人同胞读一段文字。 借助于微信庞大影响力和领读的名人多魅力,现在每天,全国各地的网友都在为我们项目贡献上万条声音,每天都有上千人通过这样的形式第一次亲身参与到我们无障碍事业中来。 我认为这个项目产出的最主要成果是一大批开始关心盲人的网友,但是这个成果我没办法带来,不过今天我带来了一些Voice Donor产出的CD,欢迎大家会后向我索取。 谢谢大家! 这个演讲的幻灯片和更多世界盲人联合会亚太区中期会议2014的资料可以点击这里下载

发表在 观点, 活动 | 留下评论